视频编号:腾讯短片最后一站
浏览:19 时间:2024-7-3

温|韩志鹏2013年,时任腾讯微博产品总监的高子光压力很大。新浪微博在移动领域如火如荼,但他自己的产品发布的帖子数量还不到竞争对手的十分之一。相反,他为自己的孩子制作视频,这在腾讯微博上获得了很多好评,这让他有了制作视频的想法。因此,微视觉在那一年的九月诞生了。2020年,张小龙第一次错过了微信公开课,但通过视频直播,他“坦白地”在微信产品上做出了新的发展:微信的短信内容即将问世。公开课结束后不到一个月,视频号码就被打开进行内部测试。经过七年的轮回,腾讯的短片火焰从未熄灭。在过去的七年里,腾讯享受到了微观视觉带来的荣耀,但也感受到了颤音和快手崛起后对腾讯内容地位的冲击。目前,当用户的短视频消费习惯高度流行时,腾讯没有理由再错过短视频这块蛋糕。因此,视频号码注定是腾讯短片的最后一站。2013年,历时七年的长征进入市场,腾讯推出短片还不算太晚。当时,在《三国志·杀微视频》、《第二次拍摄》、《美女拍摄》中,借助腾讯微博,连马都发了4个视频,微视频用户数量一路攀升。截至2014年春节,微视已经启动了“全明星新年快乐”行动,每月活动增加到4500万次。春节所实现的跨越式增长与颤音的成功方式数量非常相似。有高峰和低谷。2014年春节后,微信用户数量持续上升,每月活动量超过4亿次(2014年第一季度数据)。相应地,腾讯微博被战略性地抛弃了,甚至连马都认为微博之战已经结束。失去了腾讯微博的引流,微观视觉也暴露出了自身的不足,如明星内容驱动的用户粘性不足,拍摄时缺乏美感和过滤功能,逐渐失去了自我成长的动力。一位前微视觉员工曾向媒体表示:“我们利用腾讯微博的思维让微视觉死了。”短板产品暴露、缺乏外力、团队定位不明确.在诸多原因的叠加下,微视觉成为腾讯短片的“第一弃儿”。2015年,微视被转移到腾讯视频,两年后,微视被正式关闭。最终,在2014年春节后,每月的微视觉活动保持在5000万的峰值。从2015年到2017年,腾讯没有放弃短视频领域,期间也出现了flash coffee和MO